都教授夜未眠

文/ 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中心 任純慧博士後研究員
編輯/321大編與小編
圖/Hannah Chen

20140501 sleep-01

「我的心,確實是沒有辦法整理清楚了。總是忍不住回頭,還有總是忍不住後悔,後悔從來沒能像別人一樣,過一次平凡的日子,沒能跟某個人分享簡單的清晨和夜晚,沒能擁有一個會有人等我回來的家,沒能表達過喜歡一個人的真心。後悔那些活不過一百年的人類都做過的、曾經被我嘲笑太過渺小的那些事情,那些微小的、溫暖的、美麗的瑣碎日常,事到如今,突然想去做了。我……該怎麼辦呢?」(已哭)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中,在地球上獨活了四百年的外星人都敏俊教授,在即將離開地球之際,卻發現自己的心房悄悄地闖進了一個人,而且趕也趕不走,因此對好友吐露了以上的心聲。多少寂寥的深夜裡,滿懷懊悔愁思的都教授不睡覺,不是在仰望無垠的星空,就是在讀「愛德華的神奇旅行」這本書,看得我的心都揪在一塊兒了…….

後悔, 和羞愧、罪惡感一樣,是我們對已經發生的事情,進行「和事實相反的思考」(counterfactual thinking,例如:「如果我當時能像別人一樣,過一次平凡的日子……」)之後,所感受到的負向情緒感受。Schmidt與Van der Linden (2013)認為,像都教授這樣在睡前掛念著讓自己後悔的事,有可能會干擾一個(外星)人的睡眠。

為了瞭解睡前的後悔情緒是否會影響睡眠,Schmidt等人找來一群大學生,發給每人兩個密封的信封,請他們在當晚準備要睡覺前打開其中一個,隔天早上睡醒時再打開另一個。晚上打開來看的信會有三種不同的版本,一個人只會拿到其中之一。第一個版本會請大學生在信紙空白處描述自己最後悔的事(後悔組,或是都教授組);第二個版本會請他們描述自己最驕傲的事(驕傲組,或是千頌尹組);最後一個版本則是請他們以不帶情緒的方式,客觀地寫下自己典型的工作日是甚麼樣子(中性組)。完成信裡指示的工作後,他們就可以去睡覺。隔天早上打開的信的內容是統一的,要求他們評估一下自己前一晚花多久時間入睡、躺在床上時有多少時間是醒著的,以及總共睡了多久。

Schmidt等人發現,不管晚上拿到的信是哪一個版本,對於整體參與者的睡眠情形看似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如果將參與者按照過去的習慣,分成像都教授一樣在睡前有進行和事實相反思考習慣的人,以及沒有如此習慣的人,就會發現,像千頌尹這樣神經大條、不會在睡前進行「和事實相反思考」習慣的參與者之中,不論睡前讀的信是哪一個版本,依舊對他們的睡眠情形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在有此習慣的參與者之中(即都教授們),在實驗當晚躺在床上後,後悔組會比中性組花更多時間才能入睡(分別為26分鐘和16分鐘),驕傲組的入睡時間(20分鐘)則和其他兩組沒有統計上的差別;這樣的結果說明了,睡前的後悔情緒的確會讓這群人要躺得更久才能睡著(註)。

你可能會問,那都教授可以跟千頌尹生小孩嗎?……噢不,應該是,如果後悔的心情會讓我們遲遲無法入睡,我們又要如何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呢?我想,除了不要做出那些讓自己後悔的事之外,或許我們也可以試著換個角度看待這樣的經驗,把它看成是一種學習,進一步運用在往後的人生之中,來幫助自己在未來成為更好的人、做出更好的選擇。這樣的道理,智商超高的都教授最後也領悟到了。他是這麼說的:

「無數的時間從我身邊流逝,卻從沒有一刻在我身上停留。如今我清楚地明白,時間的長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共度過那段時間的人。如今我將只留下與她共度過的時間了……」

[註]

為什麼只有在習慣在睡前進行和事實相反思考的人身上,才會發現後悔會讓他們花更多時間入睡呢? Schmidt等人認為,這可能是因為這個實驗是藉由要求參與者回想自身經驗的方法,來讓他們產生後悔的情緒,所以這個設計是否能成功,也取決於參與者在過去是否有深刻的後悔經驗,因此在有此習慣的人身上比較容易發現這樣的現象。

[參考文獻]

Schmidt, R. E., & Van der Linden, M. (2013). Feeling too regretful to fall asleep: Experimental activation of regret delays sleep onset. Cognitive Therapy Research, 37, 872-88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