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安眠藥物濫用

文/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 精神科 李耀東醫師

編輯/321大編與小編

圖/Hannah Chen

20161017sleep-01

隨著年紀增長,睡眠時間和睡眠品質會逐漸下降,因各種生理因素干擾而無法維持年輕時的水準是臨床上常見的現象。筆者從事老人精神醫療多年(年齡65歲以上定義為老人),臨床上常遇到許多老先生老太太對於睡眠過度追求,甚至對於睡眠的執著已近乎偏執甚至到達妄想的程度。

前陣子,我接獲了一位神經外科轉介來的「阿嬤」,她服用史蒂諾斯助眠已經多年,但目前卻惡化成睡前需服用3-5顆才能「勉強睡一兩個小時」;甚至只要平日覺得自己有病痛,也會習慣性地自行服用史蒂諾斯來「止痛」。我詫異地進一步詢問她是如何取得這個被健保局嚴格控管的四級藥品,才發現她有時是透過部分管道高價購買,有時則是借別人的健保卡到診所請醫師開立處方。這兩種違法途徑在阿嬤的家人發現後被嚴格禁止,但已經對史蒂諾斯成癮的阿嬤卻反而以死相逼,最後甚至發展成抱怨自己有嚴重背痛而癱坐輪椅上,只有在夜深人靜、家人都入睡時,才有辦法起來行走,「翻箱倒櫃地找史蒂諾斯」。

詢問家人對來診的期待,「是否有可能讓個案住院,比照勒戒所戒除毒癮的模式?」我望著阿嬤悲苦的樣子,詢問她「關起來出不去的喔,你真的可以接受?」老人家對精神科的封閉環境自然是難以接受的,我只好請家屬回家慎重考慮,與阿嬤做充分的溝通再回來討論。望著阿嬤一臉哀淒的被推離診間的背影,我輕輕嘆了一口氣…。

「史蒂諾斯」(Stilnox)沒有傳統助眠藥物那種會使人肌肉過度放鬆的副作用,無味、藥效快,曾有很長一段時間「稱霸」助眠藥物界;不過,使用久了以後,卻會出現效果減弱的耐受現象。在目前尚未有其他藥物可以理想取代「史蒂諾斯」的狀況下,患者總是會忍不住自行增加用量,也增加了對史蒂諾斯的依賴性,開始「上癮」了起來。

但是,在我們責怪藥物使人成癮、或是指責醫師開立這類有成癮風險的藥物之前,我想,我們都應該先思考醫病之間對於「治療」的態度。如果患者不追求藥物的「速效」而願意花時間調整作息與生活狀態,如果醫師不追求開立「速效」的藥物快速讓病人滿意,也許,我們就不用透過成癮的眼光來看待這類藥物。該謹記的是,所有助眠藥物實際上都只能「治標」,而不能「治本」;它能「緩解」失眠的症狀,而不能「治療」失眠的根本原因。無論是對醫師或患者來說,如果不能耐心地找出失眠的起因,那麼無論換了再多的藥,終究也只會成為下一個「史蒂諾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