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惡夢:淺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睡眠與治療

文/英國Durham大學人類學博士 汪怡君
編輯/321大編與小編
圖/Hannah Chen
20151204sleep-01

「對憂鬱症(depression)患者來說,他們最常碰到的問題就是早醒(也就是說,他們會比實際所需的睡眠時間提早三至四個小時醒來)。有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的人則是常抱怨他們無法入睡(入眠困難)——他們在床上輾轉難眠好幾個小時,但焦慮與擔憂的念頭卻總是與睡意互相鬥爭。而受到躁症(mania)困擾的人則說,他們充滿精力跟過度亢奮的身體根本視睡眠如無物。」

「而我那些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病人說,他們不只會經歷上述的所有狀況,還總是做惡夢。」

以上,是美國一位主治退伍軍人的心理師Shali Jain所寫下的紀錄。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指的是在經歷重大壓力事件後所產生的身心失調狀態;除了較為人所知的戰爭以外(如影集《實習醫生》裡的亨特醫生,就是個在伊拉克戰爭後受到PTSD困擾的角色),其他災害或是傷害事件——如地震、海嘯、車禍、受虐等等,都有可能使得當事者(甚至是一旁看到的人)在事件之後產生情感解離、性格改變、頻做惡夢等症狀,因此容易失眠、易怒、過度警覺以及逃避會引發創傷的事物據研究(註一)指出,高達百分之八十的PTSD患者都容易夢見與壓力事件相關的惡夢,使得他們在睡夢時心跳急劇加快、盜汗、喊叫或夢遊,在清醒後也會感到巨大的恐慌。對於症狀較嚴重的患者而言,這些重複經歷當時創傷的惡夢已不再只是單純的夢境而已,而是讓他們無法擺脫過往陰影繼續生活、甚至惡化PTSD症狀的泥淖,也是為何PTSD會被認為是一種「真實疾病」的原因(註二)。

整體來說,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睡眠狀況有以下幾個特點(註三):

* 快速眼動睡眠期(作夢期睡眠)增長

* 睡眠時數減少

* 夜間醒來次數增加

* 深睡期(慢波睡眠)的時間減少

* 併發其他睡眠呼吸障礙的機率增加

為了逃離那些在夢中不斷重演的過去,許多PTSD患者容易選擇酒精與藥品來麻醉自己的意識,藉以跳脫由於長期睡眠不良所帶來的焦慮和憂慮等問題;有的人則開始害怕睡眠或是失眠,進而導致工作表現不佳、易怒、健忘與疲倦。因此,想要「解決」經歷重大創傷事件後所帶的來連連惡夢和失眠對生活所造成的干擾,就必須先「治療」由於創傷所造成的心理問題。只是,儘管心理師們會盡一切所能幫助PTSD患者走出他們心裡的陰霾,「惡夢」依然是患者在進行療程時最常出現的問題(想想亨特醫生的戲裡有多少次都是在做惡夢)。對此,心理師們也建議患者可以嘗試以下方法:

1.意象排演療法(Image Rehearsal Therapy,IRT):

*回想自己做的惡夢,寫下惡夢的情景,並試著把惡夢裡的故事改成正向的情節。

*在腦袋裡演練改過後的夢境(每日演練約十至二十分鐘),如此一來,當相同的夢再次出現時,大腦會試著把不願夢見的內容替換成你演練的場景。

2.若是患者不願或是無法進行前一種療法,近來的研究也顯示(如註三)哌唑嗪(Prazosin)一類的藥物可能有助於治療PTSD。Prazosin是一種影響腦內神經化學物質作用的藥物,能降低末梢血管的阻力;雖然傳統上是拿來治療高血壓的用藥,但近來也被用作治療PTSD來減緩患者腦中被過度刺激的腦神經傳導。

當然了,無論想要選擇哪一種療法,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常做某種特定的惡夢,而這惡夢也嚴重到影響自己的生活,還是得先找心理師諮詢喔!

註一:Hasler, B., &Germain, A. (2009).Correlates and Treatments of Nightmares in Adults. Sleep Medicine Clinics, 6(4), 507–517.

註二:Van Liempt, S. (2012). Sleep disturbances and PTSD: a perpetual circle?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traumatology, 3, 10.3402/ejpt.v3i0.19142.。」

註三:R. Nisha Aurora, Rochelle S. Zak, Sanford H. Auerbach, Kenneth R. Casey, SusmitaChowdhuri, AnoopKarippot, Rama K. Maganti, KannanRamar, David A. Kristo, Sabin R. Bista, Carin I. Lamm, Timothy I. Morgenthaler. (2010). Best Practice Guide for the Treatment of Nightmare Disorder in Adults.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6 (4): 389-40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