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勞駕駛:無酒精的酒駕

文/政治大學 心理系 研究生  李偉康

編輯/321大編與小編

圖/Hannah Chen

sleep20161010-01

明天有重要會議或考試,今晚不得不熬夜把資料備齊或抱佛腳把書唸完?為了放連假熬夜開車回老家,或是上完夜班後開車回家時,是不是又有種茫茫的感覺。

也許你對這些「睡眠剝奪」的行為早就習以為常、不以為意,但你知道睡眠剝奪後的疲勞會帶給我們多大的影響嗎?

1997年,澳大利亞南澳大學的Drew Dawson以及阿德萊德大學的學者Kathryn Reid,於《自然》(Nature)期刊上,發表了一篇研究,將睡眠剝奪與酒精使用後,對於手眼協調的影響分別進行比較。其中,40位參與者皆參與了兩項實驗情境:

(一)睡眠剝奪:讓參與者自早上八點之後,就一直維持清醒狀態28小時。

(二)酒精使用:讓參與者自早上八點開始,每半小時就攝取10﹣15公克的酒精,直到血中酒精濃度達到0.10%為止。

同時,研究人員每半小時就會讓參與者進行手眼協調的電腦測試,追蹤非預期性出現的刺激。

研究結果發現,在睡眠剝奪情境下,清醒狀態在維持10-26小時,每小時的追蹤表現平均就會下降0.74%;而在酒精使用情境下,血中酒精濃度每上升0.01%,追蹤表現平均就會下降1.16%。進一步將兩情境之結果依追蹤表現進行比較時,則發現清醒狀態在維持10-26小時中,每小時追蹤表現平均下降的速率,相當於血中酒精濃度上升0.004%。當持續清醒長達17小時(即到凌晨3點時),其追蹤表現相當於血中酒精濃度0.05%;而當維持清醒長達24小時(即到隔天早上8點),其追蹤表現則相當於血中酒精濃度0.10%。

簡單說來,如果各位良好公民們都知道酒後駕車的危害,我們當然就不能忽視與酒駕有著類似影響的疲勞駕駛;尤其,過往研究更指出,近50%的輪班工作者在換班的第一天往往都不會休息,而是維持清醒直接熬夜,不僅其疲勞程度可能更高,認知與協調上的表現缺失可能更甚於上述提到的結果。

為了保護自己與他人的安全,我們希望大家不僅酒後不要開車,熬夜(睡眠剝奪)後,也改搭大眾交通工具吧!睡眠321關心您~

參考資料:Dawson, D., & Reid, K. (1997). Fatigue, alcohol and performance impairment. Nature, 388(6639), 235-23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