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枕難眠

文/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中心 任純慧博士後研究員
編輯/321小編
圖/Hannah Chen

20140113sleep-01-01
你有沒有曾幾何時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孤單、覺得冷? 從古至今,孤單的感受可能是我們最深刻的情緒狀態,而「孤枕難眠」也是人類普遍的經驗之一。例如,中國唐朝詩人張繼的《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或是李白的《靜夜思》一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都描寫了詩人因在異鄉漂泊,半夜覺得孤單、滿懷愁思,而不成眠的經驗。更不用說經典的台語歌曲《雙人枕頭》,還有我最愛的陳奕迅的《全世界失眠》,都為我們唱出孤單寂寞到難以入睡的心聲。

這麼多孤枕難眠的夜晚,不禁令人想要問:單身,就真的該死嗎?孤單,真的會讓人睡不好嗎? Cacioppo等人與Kurina等人分別進行了以下兩個研究,來瞭解孤獨感和較差的睡眠品質有沒有關聯。

Cacioppo和他的研究夥伴在2002年的研究中,用量表評估參與研究的大學生的孤獨程度,然後把他們分成孤獨程度高、中、低三群人,要求他們在睡覺時配戴儀器記錄睡眠情形,用來了解孤獨感是否和睡不好有關。在研究的第一階段中,這些受試者在實驗室睡上一晚;在兩周後的第二階段中,這些受試者在自己家的床上睡覺時,要配戴儀器紀錄連續五晚的睡眠情形。研究結果發現,不論是第一或第二階段,和孤獨程度低的人比起來,孤獨程度高的人的睡眠長度並沒有比較短,但是他們的睡眠效率(sleep efficiency,躺在床上時真正睡著時間的比例)卻相對的比較差,且入睡之後再醒來的時間更多;而中等孤獨程度的人則分別和另兩組都沒有差別。換句話說,Cacioppo等人的研究發現,孤獨的人確實睡得比較不好。

除此之外,在Kurina等人(2011)的研究中,則以美國基督新教哈特派信徒(Hutterites)為對象,研究孤獨感與睡眠之間的關聯。哈特信徒之間擁有緊密的社會連結,除了過著集體的傳統農業生活之外,也共享資源、有類似的日常作息時間。因為這樣的特色,以他們作為研究對象,可以在解釋結果時排除社經地位與生活型態不同帶來的可能影響。Kurina等人一樣先藉由量表來了解這群哈特教信徒的孤獨程度,並請他們配戴儀器入睡以了解睡眠情形。結果發現,即便是在這樣緊密的集體生活形態裡,個人的孤獨感依舊存在,而孤獨感越高的人,睡眠斷斷續續的情形也越嚴重。並且,和Cacioppo等人(2002)的發現一致,Kurina的研究也認為孤獨程度與睡眠長度並沒有關聯。

Kurina等人(2011)認為,這樣的現象有可能是因為覺得孤獨的人會覺得所處環境是不安全的,所以在睡覺時還是會維持警戒狀態,而導致睡不安穩的情形。不過,以上這兩個研究都只能說明孤獨感和睡眠品質有所關聯,而無法說明究竟是覺得孤單會讓人睡不好,還是睡不好而讓一個人的社交功能變差,所以變得沒朋友而覺得孤單,因此還需未來的研究進一步釐清因果關係。

如果你也時常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晚上常常睡不好,抱著假男友或假女友枕頭睡覺是治標不治本的,最重要的還是趕緊找到不再讓你孤單的方法吧!

 

編後記:
雖然無可避免地,「擁有另一半」常常是我們對於未來生活的想像,也往往是社會政策藍圖裡的基本單位,但「孤單」卻不是一種談了戀愛就可以完全解除的感受, 也不是單身人士所必須要承受的原罪。除了孤單與睡眠之間的關係外,Kurina在研究裡提到研究也發現有許多已婚人士的孤單指數依然居高不下,這代表了孤單的感受並非取決於個體是否處於一段關係中,而往往與自身的心理狀態有關。當然啦,身邊多一個人分擔自己的憂愁與苦惱的確是讓我們感到不孤單的方法之一,但除此之外,人生中還有很多事情能夠使我們的心靈富足、甚至能讓自己強壯到幫助別人擺脫孤單;不管是旅行、閱讀、聽音樂或是看電影,學會享受獨處的時光,才是讓人不再孤單又好睡的好方法喔!
參考文獻

Cacioppo, J. T., Hawkley, L. C., Berntson, G. G., Ernst, J. M., Gibbs, A. C., Stickgold, R. T., & Hobson, J. A. (2002). Do lonely days invade the nights? Potential social modulation of sleep efficiency. Psychological Science, 13, 384-387.

Kurina, L. M., Knutson, K. L., Hawkley, L. C., Cacioppo, J. T., Lauderdale, D. S., & Ober, C. (2011). Loneliness is associated with sleep fragmentation in a communal society. Sleep, 34(11), 1519-152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